春芽HPV讲堂
扫描关注春芽HPV讲堂

手机扫描二维码

为了所有人有病能看上病,请珍惜我们共有的医疗资源

春芽HPV讲堂2019-07-15刘彦春 1629

最近医疗事件真的很多,医疗话题热度非常高,这些负面新闻,确实搅的我心烦意乱。对于一名平日在工作中一向是傻干活,其它啥也不想的医生来说,没有什么新鲜观点可以分享给大家。不过既已成文,那肯定还是想说点儿啥的,以下的文章内容全是经历过了的感慨,我说了你们能看到这就够了。

古时认为只有两个行业的人员可被称之为“先生”,一个是教师,一个是医生,一个育人,一个救人。而我一直认为,医生一旦成才就应属于公共资源,就像苍山上古树一样,是经过风吹雨打锤炼出来的。跟大家分享一道数学题吧(以下数学题部分来源自网络总结):

5 年本科+3 年硕士+3 年博士+3 年培训+考试+论文=14 年的小主治医师

主治医师+5 年临床+几篇SCI 论文+省厅级别课题至少2 项+考试通过=19 年的副主任医师

副主任医师+5 年临床+国家自然基金课题+3 分以上SCI 论文几篇+考试顺利=24 年的牛逼的主任医生

当你买个奢侈品牌包要上万的时候;当你烫个头要美发师至少5 年经验,却花费上千的时候;当你吃顿从业经验十多年的大厨私人服务,花费要上百的时候,如果结果不是你满意的情况,也不见你会对提供服务者挥舞菜刀。而当你花费5 块钱找到主治医师看病的时候,诊室里坐你对面,那张有着略显年轻的脸,看起来经验不足的医生,暂时让你不放心时,她身上至少已经积累了14 年的医学知识。而当你花14 块钱挂了一个主任医师的号,她需要至少24年的理论加临床联合经验,需要发表无数篇独到观点的论文,才能坐在屋子里面跟你交流,她分析你的任何病情时,需要把这几十年的医学理论及实际临床经验一同过脑后,才选出适合你的治疗建议,当然这个建议也许是“不用治”,也许就两个字“没事”,或者“没法治”,结论可以用字数多少去判断,但得出这个结论却需要走过多少思想的岔路口,看过多少与你有相同情况的人后才能够得出的最终判断,真是无法做出具体计算。而这么一颗24 年甚至更长时间的大树,只需一个被判定为“精神有问题”的患者哐哐几刀就可以彻底解决,一条鲜活生命消失的同时,几十年的经验和学识消失了,一个可以让成百上千人共享的资源也消失了。

一名影视红星离开我们的时候,我们会缅怀她的音容相貌,她曾经的作品,可惜再也看不到这样优秀的表演;一名音乐家离开时,我们会叹息以后再也没有机会欣赏到他带给大家的美妙旋律;一名画家离开时,我们会惋惜艺术的殿堂里再也不会有簌簌画笔下的艺术作品;唯独当一名医生离开时,我们不会感到将对生活带来什么影响,究其原因是刚才提到的对比,是一个人面对群体和一个人面对个体的区别。艺术家用自己的作品面对所有群体,而医生用自己的医术面对一个个的患者,相同的都是越积累越令人惊叹,越操作越炉火纯青的技术。不只艺术家,医生也会对自己的作品想做到极致完美,只是人体奥妙,不能100%达到而已。

截止到2015 年,中国执业医师和执业助理医师总计282 万人,注册护士292 万人,卫生技术人员739 万人,而2015 年统计中国人口13.3281 亿,也就是说一个医生要面对460 人左右服务。新浪微博2015 年面对医生整体状况做过调查,只有34%的医生每天工作8 小时,56%的医生每天工作时间超过12 小时,10%的医生每天工作16 个小时。1%的医生年薪在20 万以上,95%的医生年薪不足15 万。7%的医生觉得自己相对舒适,38%的医生觉得自己非常累。超半数的医生压力来自医患矛盾,医疗纠纷频发,面对患者的责难,医生会产生很大压力。5%的医生表示对家庭付出时间比较多,37%的医生对家庭付出时间很少。58%的医生都选择了“想要离开,但无路可走”。多可怕的数字统计,近些年的医疗环境让一半的医生都有放弃从医的心理。多么无奈的现实,想走却走不了,能去哪里呢?一辈子只学一门专业技术,从青葱年华开始跨入医学大门,除了这个别的真心不会。

医生太累,尤其上了岁数的医生,被主观判断和客观认定的经验丰富的医生更是累,累到停止一天门诊,关掉电脑拖着身子回家后,只想躺着休息,一天的话都说给患者听了,没多少精力与家人分享。而医疗却是日新月异的行业,针对一个不典型症状、一个新观点、一种新方法,不做到翻阅无数文献、书籍、病历、治疗跟踪等等资料,真不好意思反馈给患者。上班时间不可能做这些知识的吸收,又不能“落伍”,怎么办?上班路上补!下班回家补!节假日休息时间补!与时俱进只是因为这样可以让患者少受罪,早日康复而已,而这个目标一直是医生对患者的最原始保障。

或许你也会抱怨看病太难,等医生给我看上病,我需要用一天的时间。那么我们换个角度想吧,如果一个医生在出诊时间,他一直在闲聊,在无所事事的拖你的时间,我们抱怨等待是应该的,但医生从开诊就一个一个的看着病,一个一个的操作进行着,那么他是故意不给你看吗?他没在服务你的时候,他在服务于别人!

医生是国家培养和个人不停努力学习的人才,他一旦有从业资格的时候,就说明他已经是个公共资源,对于公共资源你不需要的时候,有无数人却求之不得。这就是为什么大家都又想有个医生朋友一样。平时这个资源普通到与你我无异,但当生命危难时,能在黄金时间拯救生命的,只有医生朋友。恳请大家,不只为了我们这些做医生的,能有个相对放松的工作环境,也为了患者你们自己,有病以后能看上病,为了我们所有人,珍惜资源是共同的责任。

图片来源于网络,转载请注明作者:北京地坛医院刘彦春,否则谢绝转载。

新浪微博:地坛医院刘彦春

微信公众平台:地坛医院刘彦春主任医师工作室

QQ:2823206800

刘彦春,北京地坛医院皮肤性病科主任医师、副教授、医学博士。最高人民法院法医鉴定组性病专家,全国子宫颈癌防治协作组成员,北京首批256位医学科普专家。研究领域:性传播疾病(尤其对HPV病毒感染造成的各类尖锐湿疣和宫颈疾病)、女性下生殖道感染、艾滋病、常见皮肤病。